南京期货

您当前的位置 : logo >  汽车 > 用车 > 正文
投稿

车圈后浪能否安全驶达目的地?

2020-05-27 11:41:59 来源:北青网

南京期货研发、造车、试驾、讲卖点,传统车企一步一步压实消费者购买信心的习惯,推着中国汽车行业走过黄金发展期。科技的发展让汽车行业面临变革,造车新势力一夜之间大军压境,在其眼中,传统车企的“套路”太过陈旧,“创新”和“颠覆”是其打开市场的秘笈。但抛弃传统就像走钢索,越来越多的质疑和维权让新势力抵达“彼岸”阻力重重。

南京期货车圈“后浪”要与“前浪”平起平坐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南京期货零跑S01车型首批200多位车主维权;理想ONE汽车陷入“自燃”风波;蔚来2019年亏损上百亿;“差钱”的绿驰汽车被国资收购;天际汽车被曝拖欠千万合作费用;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;而奇点汽车量产交付一再跳票……不仅如此,今年伊始多家造车新势力品牌高管频传回归传统车企的消息。

南京期货去年,在整体车市下滑、新能源汽车市场遇冷的环境下,造车新势力企业无论是定下的销量、融资目标几乎全部落空,甚至有人预言:未来,最终能在市场存活下来的造车新势力,只有三家。进入2020年,在车市下行叠加疫情的双重影响下,本该为生存而战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却陷入多事之秋,接二连三的“暴雷”事件,正在将造车新势力阵营拖入一场生存危机。

行业“后浪” 能否安全驶达目的地?

今年5月,在刹车失灵、自燃、断轴等一系列问题曝出后,理想汽车被置于聚光灯下。

5月7日,一位提车刚满7天的理想ONE车主,驾驶车辆在高速上突然遭遇“刹车失灵”的情况,最后靠动能回收的制动力量才停了车;5月9日,湖南长沙街头一辆理想ONE汽车在路中停车并自燃,起火位置为前部引擎舱,消防人员随即对该车进行了灭火处理;5月11日,一位理想ONE车主在以40-50km/h速度行驶时,不慎右前轮磕碰到路肩后,右前下摆臂球头脱落,导致右前悬受损。

针对“刹车失灵”事件,理想汽车官方回应称:“我们了解到这位用户的车辆故障已经解决,并协助用户做好了后续的服务。刹车系统不存在安全问题。”即承认车辆存在故障,但又否认刹车系统存在安全问题,不得不说,理想汽车的官方回复着实令人疑惑。

南京期货无独有偶,同样因质量问题遭遇围困的还有零跑汽车。在日前零跑汽车召开的全新车型T03发布会上,招致零跑S01车型首批200多位车主集体维权控诉车辆质量问题。值得一提的是,去年上市的零跑S01全年个人交付量仅为899辆。

“零跑S01-380、380PRO首批车主致零跑汽车的公开信”内容显示,零跑汽车车主在使用车辆过程中质量问题频发,影响安全行驶。包括动力系统故障、制动系统故障、车机系统故障、控制系统故障等在内的十大问题。

根据车主的反馈,零跑汽车在使用过程中曾发生低速撞击事故时,安全气囊爆开导致受伤,且安全带锁扣松脱的情况,以及电子手刹自动锁死,车辆挂挡后不能前进和后退;方向盘、拨挡杆、转向拨杆卡死等状况。

同时,公开信还显示此前零跑在发布会上介绍的ACC自适应巡航系统、LSF低速跟随系统、AEB自动紧急制动系统等功能并未在所交付车型上实现。车主认为零跑的行为涉及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。

南京期货而作为造车新势力的“旗手”,蔚来也曾在去年两个月内ES8连发3起自燃事件,引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注意,蔚来在去年6月底召回4803辆ES8,占蔚来总交付车辆数的近30%,成为造车新势力史上首次召回。

业内分析人士认为,“时间短、研发力量不足、工厂资金不足等是制约造车新势力交付与质量的关键因素,由于没有达到投资的相关要求,这就导致大部分的造车新势力到现在都还没有交付,少数交付,产品上市以后出现了很多质量问题,这些都是没有按照严格的汽车开发流程来开发新车造成的一个后果。”

南京期货针对外界高度关注的电动汽车自燃事件,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曾表示:“现在的电动车为追求高能量密度高续航,将电池中的膈膜厚度进行削减,给电池安全造成了一定的安全隐患,很容易造成热失控。除此之外,国家补贴政策的快速调整与动力电池系统开发周期不协调,导致产品无法得到充分验证,进而产生安全隐患。”

AI技术、自动驾驶、智能语音,在众多高精尖科技加持下,新造车势力披上铠甲,宛如汽车行业的“后浪”。只不过,在眼花缭乱的智能化配置背后,“安全到达目的地”这一基本的造车宗旨应当被锐化。

新旧更迭 老车主权益如何保障?

科技配置日新月异,没有“包袱”的造车新势力为顺应市场变化快速响应推陈出新。然而,这一美好的初衷对老车主来说或许是一种无形的伤害。明明刚买的新车,一夜间变成了性能落后的“老款”车型。

南京期货“欺诈车主”“要求退车”“谁买谁后悔”,去年,在广州、北京等地竖起的小鹏汽车用户集体维权标语还历历在目。

去年7月,小鹏汽车推出了2020款小鹏G3车型,新车续航提升了169公里,且部分车型价格甚至比老款车型还低。而此时,距离上一代小鹏G3 上市仅过去半年,更有部分车主在新车上市前不久才刚刚完成老款车型的订购。有维权的车主表示:车企升级换代很正常,但是隐瞒要升级换代,把旧款卖给我们就不对了。

法律专家赵占领认为:“从此次事件来看,小鹏的做法并不违反法律。但如果小鹏销售人员在明知新车上市时间的情况下,蓄意提供误导性的信息,使消费者产生错误判断,便涉嫌欺诈。”

南京期货类似的状况在新造车阵营并不鲜见,甚至连造车新势力的“鼻祖”特斯拉也未能幸免。

南京期货今年4月,特斯拉公布上海工厂第二款投产车型——Model 3长续航国产车型上市。668公里的续航和补贴后33.905万元的价格,引起大批刚提了“Model 3国产标准续航升级版”的车主不满。据悉,Model 3国产标准续航升级版与长续航版在补贴后价格相差4万元。这4万元包括增加了223公里续航里程、百公里加速提升0.3秒、扬声器从12个变为15个等。

南京期货新车上市,对传统车企来说迎接的是期待与鲜花,但为何在造车新势力阵营,等来的却是一次次谩骂与维权?

南京期货从两者的本质来看,强调环保、智能的造车新势力一方面要通过提升续航能力来顺应消费、竞争市场乃至政策的需求格局,另一方面,智能汽车的软硬件迭代升级速度快。而在传统车企,性能落差通常在车型换代时才出现,而换代时间则在4年左右。

南京期货此外,或许也与造车新势力的经验不足有关。在传统车企,产品升级和换代已经形成基本固定的规律。在升级或换代之前会经历相当一段时间的酝酿期,在此期间,车企会频繁发布消息预热告知消费者,同时还会下调老款车型价格,为新车“让道”。

南京期货业内分析认为,无论是小鹏汽车还是特斯拉,维权事件的症结是商业节奏没有把握好,说到底还是应当回归最简单的商业逻辑——是否以用户为中心?在推出一个新举措前要设身处地从用户的角度思考。如果光是为了资本的压力,为了销量的提升往前赶进度,不考虑消费者的感受是绝对不行的,造车新势力企业需要考虑消费者的感受。

南京期货另外,产品更迭未能形成鲜明的价格差,其实也与造车新势力定价权缺失有关。

从新能源汽车整体的业态来看,目前新能源汽车的产品价格,并非完全由企业自身或产品价值所决定。2019年新能源补贴缩减,却没有一款新能源车涨价的现象很直观地说明了这一点。

南京期货分析认为,主流新能源汽车不敢贸然涨价,造车新势力就更没有涨价的底气。随着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入局,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价格战似乎无法避免。种种因素传导之下,新能源车企尤其是造车新势力很难自主定价。而无论是来自竞品还是政策造成价格浮动,都势必会得罪老用户,拉低品牌忠诚度。

南京期货为何造车新势力出现定价权缺失?一位行业专家表示,“厂家要有定价权,首先要形成一定的市场规模,同时在供应商层面拥有话语权,才能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。但对于大部分国内造车新势力来说,除了上述两个条件,还存在着产品特色不鲜明,品牌知名度有限,溢价能力缺失等状况。”

如何从消费者的感受出发,获得稳定合理的定价,是接下来造车新势力所面临的必答题。否则,一次次价格波动所冲击的不仅仅是老车主的权益,从长远看,也是对车辆残值率乃至品牌价值的损耗。

资本离场 人才回归传统车企

早前,在谈及产品定价时,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表示:“定价权的核心就是规模,没有规模就没有合适的价格,而如果没有资金和方法陪你走到一定的规模,别说定价权了,活都活不下去。”

南京期货“资金”,是造车新势力企业赖以生存、发展的基础。自2015年开始,造车新势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注册数达到500多家。而

文章来源:北青网 责任编辑: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国商界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国商界网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商业 / 家居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    配资开户 邮箱:5997 [email protected]  
配资公司 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配资开户 我们
中国商界网 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7